AC米兰皮亚特克

盤錦柏氏米業有限公司
熱線服務:400-0427-123

當前位置:柏氏米業首頁 » 柏氏米業資訊中心 » 柏氏米業資訊 » 媒體報道 » 袁隆平超級稻減產大面積絕收 被下“逐客令”

袁隆平超級稻減產大面積絕收 被下“逐客令”

文章出處:盤錦柏氏米業有限公司人氣:-發表時間:2015-04-09 00:00:00【

 袁隆平超級稻減產大面積絕收 被下“逐客令”

  

  2013年9月9日,袁隆平湖南超級稻第四期畝產1000公斤攻關試驗田查看稻穗長勢。 (CFP/圖)

  19年來,超級稻試驗產量高歌猛進,中國稻谷總產量和單產卻未見顯著提高。2013年,中國實際水稻平均畝產量僅為447.8公斤,與1000公斤的試驗水平相去甚遠。在安徽,隆平高科的超級稻出現大面積絕收,背后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秘密?超級稻“Y兩優900”經專家組驗收,平均畝產1026.7公斤,創造了最新的水稻畝產世界紀錄。這天是2014年10月10日。當時84歲的袁隆平站在湖南省紅星村超級稻基地的稻田里宣布:“這標志著我國雜交水稻技術研究遙遙領先世界。”

  可幾乎同一時期,遠在1000公里外的安徽蚌埠五河縣小圩鎮,69歲的農民賈文賢發現,他種植的超級稻二期主推品種“兩優0293”有些不對勁:剛灌漿的稻子,該由青色變成喜人的金黃色,結果卻慢慢變成了灰白色。十天后,灰白色的稻子全都耷拉了腦袋,死了。

  安徽省種子管理總站的調查結果顯示,2014年10月,安徽蚌埠、安慶、合肥、滁州、馬鞍山、淮南等六市種植的“兩優0293”發生大面積減產、絕收,受災面積超過萬畝。

  受災農民質疑種子生產企業袁隆平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隆平高科)涉嫌虛假宣傳、隱瞞品種缺陷。

  此后半年內,安徽省農業委員會下屬的種子管理總站多次向國家農業部上書,要求重新審定超級稻“兩優0293”的種植區域,希望“不再包含我省”。

  這是一家省級農業監管單位在向超級稻明星品種下“逐客令”。

  2015年3月以來,受災農民與隆平高科在補償數額上再起爭端。

  迄今為止,已有111個經農業部認定的超級稻品種推向市場。這些稻種是否真的像破世界紀錄時那般“超級”?為全國增產增收貢獻幾許?為何在業內田間總是爭議不斷?

  在這些答案背后,關于超級稻的內涵乃至國家糧食安全的定義都在悄然翻轉。

  “雜交稻,隆平造”

  在五河縣種子零售商常秀亮的店里,一張被放大的照片占了半壁墻。照片里十幾個孩童與老人舉著“兩優0293”的牌子,咧著嘴笑。

  這是2008年以來,每年都在五河縣上演的“兩優0293”產品推廣會現場。隆平高科的業務員和種子經銷商總是不厭其煩地宣揚“兩優0293”的諸多優勢:“適應性廣、高產栽培可達900公斤以上”。講完之后,每個到場者都會得到一件印著“雜交稻,隆平造”的黃色T恤。

  憑借著袁隆平的名望和一場場推廣會,“兩優0293”很快成了五河縣的明星產品。2014年,常秀亮一共賣出“兩優0293”種子3541斤。

  在益民農機專業合作社的門前,農民們回憶起剛種“兩優0293”的景象:第一年,一畝地只要七八兩種子,產量比過去的雜交稻品種漲了50公斤,達到每畝550公斤。之后幾年,產量有所回落,一畝地也得用1斤多種子,但產量還算穩定。

  與企業宣傳的最大賣點不同,農民們看重的是超級稻的“穩產”,而不是“高產”。

  實際上,盡管以袁隆平為代表的科研團隊已將試驗田中超級稻畝產量,從800公斤攀升到1000公斤以上,但中國水稻實際畝產卻遠遠達不到這個水平。依據2014年國家統計局發布的《中國統計年鑒》計算,2013年,中國實際水稻平均畝產量僅為447.8公斤。

  2014年10月,連這份“穩產”也被打破了。五河縣種植該品種的八千多畝地全都變了顏色。穗子以下逐漸變灰乃至變黑,掐斷了輸送養分的通道。500公斤的產量變成了50公斤,甚至顆粒無收。

  受災民委托,五河縣農委組織專家組鑒定表明,超級稻減產、絕收是因為得了稻瘟病。

  大多數受災農民因為還不了債,過年都躲了出去。種子經銷商常秀亮被憤怒的鄉親們打了三次,受傷了也不敢去醫院,怕暴露行蹤。

  災難蔓延至安徽6市,種植“兩優0293”的農田均出現不同程度的減產、絕收。

  “僅這一個品種就對我省整個糧食的增產造成很大的影響。”安徽省種子管理總站副站長劉根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作為農業輸出大省的安徽,承擔著糧食增產4萬噸的國家任務。

內外標簽有別涉虛假宣傳?

  稻瘟病是水稻三大重要病害之一。在農民口中,被稱為“水稻的癌癥”。

  安徽省種子管理站的調查報告認為,此次稻瘟病的發生與當時的天氣陰雨、寡照、氣溫低有關,但為什么在同樣天氣條件下,只有“兩優0293”出現大面積稻瘟病?

  受災農民這才關注起“產量”之外的另一要素“抗性”。

  在“兩優0293”外包裝袋上明確標注“抗性:稻瘟病平均5.6級”,這在稻瘟病抗性分級標準中意味著,發病率不到25%。

  然后撕開包裝袋,混雜在種子中的,還有一張白色紙片。在抗性5.6級之后,多了四個字:“最高9級”。這意味著,發病率超過50%,甚至達到100%。

  因為內外包裝不一致,受災農民認為隆平高科涉嫌虛假宣傳、刻意隱瞞品種缺陷,招致了重大損失。

  這不是“兩優0293”第一次因為抗性差給農民帶來損失。

  公開報道顯示,2007年湖北種植的“兩優0293”因不耐高溫,結實率僅為30%;2008年安徽蕪湖種植“兩優0293”,發生大面積白枯葉病;2012年,江蘇境內600畝“兩優0293”感染稻瘟病。

  安徽省種子管理總站做過一系列調查,證實隆平高科確有內外標簽不一致,同時“存在‘抗性更優、穩產高產’等與品種審定公告不相符的宣傳內容”。

  但作為執法者,劉根也沒找到處罰依據。

  “有很多擦邊球可打。”劉根說,他只好“一直給農業部寫匯報”,同時委托工商部門介入,從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尋找依據,也希望農民們通過法律途徑維權。

  據悉,隆平高科主要負責人曾兩赴安徽省種子管理總站溝通。

  “隆平高科是央企,如果沒有農業部的重視,不會來我們辦公室的。”在劉根的印象里,對方“態度很好”,還曾保證,不再在安徽境內售賣“兩優0293”種子,同時對農民給予補償。

  然而不久,劉根又接到了“兩優0293”仍在安徽省售賣的舉報電話。農民補償也遲遲沒有落實。

  于是,在安徽省種子管理總站提交的匯報材料中,只能一次次懇請農業部,對“兩優0293”審定區域作出調整,“不再包含我省”。

  對于上述質疑,隆平高科方面回復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稱,“兩優0293”產品包裝符合種子標簽標準相關要求。“外標注稻瘟病抗性5、6級,就是告訴大家此品種稻瘟病抗性差”,并不存在虛假宣傳。

  對于賠付問題,該公司稱已經協調當地政府進行了保險賠付,同時也免費提供種子進行補償,但該公司認為事件遲遲不能善后,與農業保險低賠付率有關。

  所謂增產被減產填平

  發生在安徽的這場風波,再度引發了農業界對國內育種時“重產量不重質量”這一傾向的反思。

  在五河縣農委專家鑒定意見中,寫明此次稻瘟病是由于2014年安徽特殊的天氣和適期預防措施不到位所致。同時強調“適期預防措施不到位,不完全是農民的過錯”。

  在參與此次鑒定的安徽農業大學植保學院實驗中心主任丁克堅看來,因為該品種稻瘟病抗性“最高9級”,即使政府部門和種子公司售后提醒到位,也來不及預防。

  曾有專家公開撰文質疑超級稻,“倘若不抗稻瘟病,則不能算真正的超高產品種”。

  丁克堅也認為,抗性差是品種本身有問題,抗性原本應該是抵抗無常天氣的一個預防措施,“否則一旦發生稻瘟病,前幾年所謂的增產,立馬被大面積減產填平”。

  抗性不被重視,與國審標準有關。“在安徽省內審定品種時,抗性具有一票否決權。”丁克堅指出,但是在國家審定中,抗性近幾年才被重視,之前只重視產量。

  被強化的是產量,被忽視的除了抗性之外,還有米質。米質包括外觀品質、營養品質、食味品質等6項指標。

  美國普渡大學食品工程博士云無心在考察了國外市場后發現,中國的超級稻在國際市場上并不占優勢,原因在于米質一般。

  近年來,不斷有國人在日本搶購大米,除價格等因素外,包括口感在內的米質,同樣是消費者考量的重要因素。

  超級稻這一提法最早起源于日本,當時日本稱之為“水稻超高產育種”。中國隨后發展超級稻,有國際競爭的意味。

  然而,日本農林水產省研究員Hiroshi Nakano博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1981年日本發展超級稻是為了“feeding animals”(喂牲口),即開發有高產能力的“飼料稻”。因此才會“重量不重質”。2013年,日本超級稻的產量為11萬噸,全部用于動物飼料。

  然而中國在發展超級稻應對糧食安全時,并沒有提及這一至關重要的差異。

  早在2001年,廣西農科院雜交水稻研究中心就有多位研究員聯合撰寫《高產還是優質?——淺談當前雜交水稻育種的主攻目標》一文,質疑超級稻的主攻目標忽視“優質”的問題。

  幾經輾轉,南方周末記者聯系到了其中一位主要作者。數年間,該專家一直致力于培育米質優良的稻種。“在我的印象中,從1996年超級稻項目啟動以來,國家財政沒有給優質稻提供過研究經費”。該專家透露,即便是當初撰寫質疑超級稻的文章,也曾被多家雜志社拒絕發表,認為挑戰權威,不合時宜。

“一號文件”要求數量、質量、效益并重

  1996年,農業部啟動了“中國超級稻育種計劃”,由袁隆平牽總頭,國內數十家科研機構聯合協作,旨在保障中國糧食安全。

  然而在超級稻試驗產量高歌猛進的19年間,并未使中國稻谷總產量顯著提升,甚至曾出現顯著滑落。

  2004年,包括“兩優0293”在內的超級稻二期品種實驗成功,超級稻畝產突破800公斤大關。與此同時,我國稻谷總產量已經下滑至17000萬噸左右,直到2011年才重新回到20000萬噸,達到1997年的水平。以單產論,1995年水稻平均畝產402公斤,2013年為447.8公斤,年均增幅僅為0.6%。

  到2012年,稻谷的“全國最大糧食作物”頭銜,已經被玉米取代。

  超級稻公布的理論數字與實際收成之間巨大的差異,也是業界詬病超級稻的焦點。

  對此,廣西農業科學院副院長、中國作物學會水稻分會理事鄧國富指出,超級稻的高產數字是由科研人員將優良的品種栽種到優良的田塊中,運用優良的方法培育,使其在優良的生態中生長而來,即“良田、良種、良態、良法”配套,缺一不可。

  實際上,中國約有70%的中低產田,耕地質量退化面積占40%以上,加之農民無法擁有科研人員的技術水平,實際種植中根本種不出這樣高的產量。

  超級稻要想獲得超高產量,還需要大量化肥助力。

  常年致力于超級稻研究的鄧國富指出,化肥的實際利用率不超過50%,更多的是造成土壤污染。

  云無心認為,這就是“理想狀態下的最高收成”和“普通情況下的平均收成”之間的差異。前者可以說不計成本,但對后者意義不大,“兩者之間可能完全沒有關系”。

  面對現實中存在的種種問題,在2013年7月召開的全國超級稻攻關會議上,農業部已經明確提出,要把超級稻小面積高產,轉變成大面積均衡增產。

  “2015年將是超級稻的一個拐點。”丁克堅認為,最明顯的標志來源于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必須盡快從主要追求產量轉到數量、質量、效益并重”。解讀一號文件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陳錫文反復強調,“一定要改變過去那種單純追求產量增長方式,轉到數量、質量、效益并重的發展方式來”。

  “中國大豆已經失守了,幾乎全被國外品種搶占了市場,水稻絕不能重蹈覆轍。”丁克堅說。

  同樣面臨危機的還有玉米。美國雜交玉米品種“先玉335”只用3年時間,便占據了吉林省玉米實際播種面積的40%。除高產穩產之外,靠的就是對黑粉病、矮花葉病等七種病害均有一定抗性的優異表現。

  事實上,超級稻的領頭羊隆平高科也在做出調整,該公司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表示,第四期超級稻主要以袁隆平院士為主導進行,公司的科研方向以市場需求為主,滿足農民對高產、優質、多抗綜合能力較強的品種,不追求品種的單一性能,而追求綜合性能。

  “至少我們應該兩條腿走路,一條是袁隆平現在領頭的超級稻,一條是品質好、環境代價小的優質稻研究。”鄧國富說。

  而今的五河縣,田地里已種上當季的小麥。綠油油的小麥中間,幾塊連片的昏黃色顯得格外突兀。那是當地最大的超級稻“兩優0293”種植戶吳豐(化名)的70畝田地。因血本無歸,吳豐放棄收割橫七豎八的死稻,也沒有本錢再投入這一季小麥的種植。

  農民不關心世界紀錄或是國家推廣,農民只會用腳投票。在“兩優0293”事件以后,南方周末記者隨機走訪了當地數十戶農民,無一人再愿意種植該超級稻品種。

  (來源:南方周末 記者 陳露 南方周末實習生 楊思佳 )

  事實+

  安徽水稻絕收或與氣候有關

  據安徽省種子管理總站2014年12月30日出具的《安徽省種子管理總站關于常秀亮舉報湖南隆平種業有限公司有關情況的調查匯報》顯示,2014年8月以來,該省天氣持續陰雨、寡照,氣溫低于常年同期。

  “這正屬于典型的‘稻瘟病’氣候。”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專家表示,最能“激發”稻瘟的氣候條件,是氣溫在25—28攝氏度之間,濕度保持在90%以上。對于有著“高感稻瘟病”缺陷的“兩優0293”水稻品種,稻瘟病發生特別嚴重,造成大面積減產、部分田塊絕收,也并不意外。也正因連連下雨,在稻瘟病爆發后,打農藥也無力回天,無法挽救這批水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部公告(第706號)文顯示:該品種熟期適中,產量高,中感白葉枯病,高感稻瘟病,米質一般。適宜在福建、江西、湖南、湖北、安徽、浙江、江蘇的長江流域稻區(武陵山區除外)以及河南南部稻區的稻瘟病輕發區作一季中稻種植。

  稻瘟病高發區或是曾發生過稻瘟病的區域,農民因為對稻瘟病有了深入了解,一般情況下,會進行最少一次的預防稻瘟病措施。經過預防,基本可以得到有效控制。安徽省蚌埠市近十幾年來從未發生過“稻瘟病”,老百姓對于這種病幾乎沒有太多概念,盡管當地政府部門、銷售種業方通過短信、電話等進行了提醒,但未有引起老百姓足夠的重視,耽誤了最佳的防治時間。(騰訊新聞綜合科技日報報道)

 

相關資訊

AC米兰皮亚特克 欢乐二八杠外挂 欢乐斗地主可以两人玩么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怎么玩 怎么才能赚钱快还稳 北京pk10走势 幸运28技巧宝典 万购彩软件 全天极速时时计划 免费北京麻将游戏 重庆时时彩破译 双色球复式投注金额对照表 博澳国际娱乐是真是假